婳ω

有时候很丧的佛系写手倾芷婳
也许并不那么好
取关随意。

底线是瑶妹和镇魂全员w

能喜欢我的话真是太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魔鬼)

阿怪:

emm………才知道居然有表白墙……

魔道祖师表白墙:

表白者: @阿漓w  @挚爱王嘉尔  @柳长欢 



被表白者: @三岁晚吟  @婳ω  @由木_ 

我说几个会触怒写手的点

是dei了

几乎每个都是

想要留言——

想要长评——

可以日lof的呀——

想要小画手给我画画——(不可能)

(哭哭)

(什么玩意)

欠债密码:

我想要评论(笑)


免庖丁:



1. 平时不留言、不点赞、不推荐,只有催更时出现;
2. 催更时只写“催更”、“什么时候更”、“多久更新”,口气活像年关来讨债的;
3. 真因为热度太低准备弃坑,或者真的弃坑了以后,出现从未留言、点赞、评论过的ID:“大大不要啊我一直在看呢”,但写手恢复更新后还是看不见这个人,薛定谔的读者;
4. 石墨挂了,蹭蹭出来一堆留言:“挂了” “求补档”,但是真补了以后就没声音了。




以上允许转载。


【魔道】时间飞行

*BGM时间飞行

*是给我家 @眼泪喵喵 的文

*是小小的糖段子

*cp忘羡澄你


「忘羡」〖重新在这个末世纪,和你交际〗

蓝忘机一直觉得魏无羡是个让他出乎意料的人,是他一生的变数。

“天子笑,分你一坛,装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他当时觉得这人不可理喻,却没想到未来,他为了他,在静室藏了酒。

“蓝湛,你抹额歪了!”

他发现他骗他之后气的想打他,却没想到后来,第一个摘下他抹额的人,是他。

所以,是天注定的缘分吧。

却是没想到,在他伤重闭关的时候,有了乱葬岗围剿,他背着他先行一步。

生死两别。

还好,他后来被人献了舍,他仍有机会找回他,和他在一起。

“蓝二哥哥!”

“嗯。”

许你岁月如初眉眼如故。


「澄你」『曾经并肩是你让念力,刻在了我记忆,不需要理由就那样笃定』

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从前的莲花坞。

那时候还有江枫眠,还有那个笑起来暖暖的厌离姐姐。

他仍是一身紫衣,不过,他面上阴郁尚无,脸庞比现在的还要稚嫩些许。

那时候,你和他对望的那一眼,一眼万年。

后来江家被毁,你幸免于难,跟在江澄身后,怯怯地问他,你们会死么?

他顿了顿,而后揉揉你的头,轻声道:“不会,有我。”

你看着他点头。

他从来都是这样,你从来都会信他。

再后来,射日之征,你与他并肩,见他紫电天降;乱葬岗围剿,你亦同行,明他心中不忍;重修莲花坞,你着手共建,知他必要担当。

你见他一点点成熟,一点点成为外人眼中的“江宗主”。

可你仍能见他年少时的那份跌撞。

“在笑什么?”

“没什么,在想你。”

依稀眉眼,仍是少年。

“心悦你。”

“我亦是。”

400fo点梗

占tag致歉!!!!!!

嗯我不知道我之前欠了多少东西了(捂脸)

不管了先点!!

tag里的都可以点好了ummm

选一个写嘿嘿嘿……

请!自!带!梗!梗请越具体越好!!!(高亮)(关爱脑洞枯竭废婳人人有责)

九瑶是沈九x金光瑶

这对真的!!!我吹爆哇啊啊!!!

【渣魔天】BE拯救计划(五)

*好啦我回来了。之前那么久都不在超级超级抱歉的!!

*和阿默 @玉楚歌 的联文,第五棒,依然渣反世界……我觉得再不加快进度冰哥都要赶过来了(?),那么,我单方面宣布!沈老师情景小推手2.0,启动!

*懒得neng链接啦大家戳戳tag吧,渣反刚刚开始二刷,bug什么的就当私设吧orz

这边飞机菊苣和沈老师的气氛欢乐融洽(?),另一边的沈九和岳清源就完全不一样了。

两人尴尬地对坐,沈九是完全不想说话,岳清源是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说话。

他听到沈清秋说他……额不,是另一个世界的沈清秋,也就是沈九,被洛冰河囚禁的时候心都快要凉了。

当年是他先丢下的他,后来终于把他找回来了,却万万没想到,在那个他经历了的世界里,他还是受了那么多苦,而他,说好了要保护他的他,还是食了言。

“小九……我……”

“……”

沈九低下头淡淡地喝了口茶,似是不想理会他的样子,岳清源平日若是见他这般,定是体贴地不再言语,但是现在不同。

他太想太想和他说话了。

也……太想太想知道现在的他是怎么看他的了。

“我……我很抱歉。”

他嗫嚅,但还是只能憋出这么一句话。

索幸沈九还是抬起了头。

“哦?”

“我……”

“行了岳清源,你到底想说什么。”

“……”

那句“你可还安好”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好么?

不好。

“我失约了。”

沈九撇了撇嘴,很不屑的样子,又低下头,几乎是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嗯。”

眼眶却是悄悄红了。

这个人,他还是这样。

无论在哪个世界。

这要叫他怎么办才好。

在那个世界,他已经为他死了。

如果那里的洛冰河杀过来了,他要怎么办才好。

让岳清源再为他而死么?

那柄断掉的剑又浮现眼前。

玄肃……

隔壁二位穿越人士正在讨论奇奇怪怪的东西(?),很久没有出声的系统君忽然出现,把二人吓了一跳。

『二位,请保(撮)证(合)岳、沈二人感情线完满,并且收集他们的真爱能量,换取你们在这个世界永远生存的权利。用他们破碎的心,圆成一个真正的圆。』

“飞机菊苣你的文坏掉了我可以放弃么。”

“……瓜兄,我也想啊。”

“这感情线什么鬼啊喂!!??”

“可能这真的是一个基佬的世界。”

飞机菊苣你已经接受这个设定了么???

你和你最后的倔强呢???

真爱能量又是什么鬼啊你以为是穿书虐渣??

(好像是哦)

最后那句是什么玩意卧槽??

此时,系统又补了一句『如果失败将抹杀二位』

尚清华弱弱出声:“我要是失败了能不能回现代啊……?”

『不能』

“卧槽飞机菊苣你能回现代???”

“你不能么??”

“……”

呵,辣鸡系统。

『感谢二位接受任务,接下来为二位发放此任务道具“缚魂链”』

“这什么玩意???”

『请二位自行探索』

“为什么系统服务那么不周到啊??”

正在绝望的二位穿越人士相对无言,在外面等急了的洛冰河推门而入。

“师……”

“师尊你怎么了谁欺负你??!”

“为师,很好。”

沈老师看见洛少女又是要哭的样子,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决定问正事:“冰河啊……心魔剑冷却时间(?)是多久?”

“我没有偷偷用心魔剑!!”

“我知道啦……但是难保那个世界的洛冰河不会再用。如果他追过来的话……我们不一定打得过他。”

“心魔剑,如果魔力够用的话,应该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用吧。”

卧槽。

“飞机菊苣……”

“瓜兄……”

所以说洛冰河如果发现了沈九不见了并且确认他是穿越了,那么他随时能过来(°ー°〃)?!

(二位菊苣穿越没那么容易啊喂)

“瓜兄,我有点慌了。”

“……彼此彼此。”

洛冰河听他们的对话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好歹知道是关于沈九的,于是提议:“那要不我们去找那个世界的师尊?”

沈老师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也只能先这样了。”

“飞机菊苣你去劝掌门师兄,我去劝沈九。”

“为什么不是我劝沈九??”

“我跟他熟一点。”

“???”

卧槽。

卧槽。

卧槽。

沈九哭了卧槽。

卧槽。

装x王居然哭了卧槽。

掌门师兄您六啊。

沈清秋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绝对没有干什么坏事。

所以你们二位这静谧的氛围和沈九红了的眼眶到底是怎么回事??

岳清源你能耐了开始欺负沈九了??

“……啊,师弟。”

沈清秋拼命拿眼神瞟他。

卧槽你怎么回事怎么把人家弄哭了??

岳清源回了他一个无辜的眼神。

我……没有啊。

沈清秋正觉得尴尬时听到尚清华一声鬼叫:“卧槽!瓜兄怎么了沈九怎么哭了??!”

石破天惊。

这下好了原本没注意到的洛冰河都发现了。

沈清秋在思考如果沈九打尚清华他能不能对付得过来。

然后他决定打圆场。

“好了……咳咳。沈仙师,怎么了……?”

“闭嘴。”

洛冰河差点拔剑。

沈清秋制止了他,叹了口气,说到:“沈仙师,我刚刚知道,你那个世界的洛冰河随时可能过来,所以,如果有什么事情,尽快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解决,不好么?”

“……”

沈九握扇的手抓得死紧,骨节泛白。

半晌后松开,冷哼一声:“就凭你们?”

沈清秋扶额,拦住几乎要对沈九动手的洛冰河,轻声道:“你可以不信我们,但是掌门师兄你总是信的吧?”

沈九这次是连冷哼都不想哼了,只是淡淡道:“你不懂。”

是。

他不懂他们之间究竟隔了多少艰难岁月。

不懂他们不想对方为自己而受伤的心情。

沈清秋也沉默,片刻后对沈九说:“你随我来。”

他拉起沈九正要走,又回头道:“其他人都不要过来。”

“沈仙师,我不信你不知道掌门师兄对你的心意,就连我这么个冒牌货都能够感受到他的照顾,我就不信你真的一点点触动都没有。”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说了你不懂,你就是不懂。”

沈清秋很认真地代入飞机菊苣的书和沈九人设,试探着说了一句:“你是担心掌门师兄会因为你而出意外?”

沈九不可细察地抖了抖。

卧槽这什么言情剧本啊?

沈清秋无力吐槽,但是既然有成效,那就还是要说。

“你是这么想,可你考虑掌门师兄的感受了没有?”

“他只是想守护你而已,你又何苦这样死死相瞒呢?你认为这样对他是最好的,可是在他心里呢?”

“你难道真的甘心被那个世界的洛冰河带走继续过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么?”

“闭嘴!”

沈清秋默默闭嘴,看着眼前沈九狠戾的神色。

“你这样说又有什么意思!我终究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他想帮我又怎样?帮到另一个世界去么?!”

“我难道不想留下!?可是占着这个世界我的身体的人是谁?!!”

沈九发泄完,抿了抿嘴,摔袖往回走。

“如果我告诉你,我能帮助你在这个时空留下来呢?”

沈九果然蹲住了脚步。

沈清秋知道这个任务的道具是怎么用的了。

那么明显的名字提示,“缚魂链”,缚魂。

沈清秋拿出这条手链,递给沈九。

“此链名『缚魂』,可以保你在这个世界,不被洛冰河带走。”

“就这个?”

沈九怀疑地看着“缚魂链”,上面丝毫没有灵力波动。

沈清秋:我也不知道啊我只能相信系统了:)

而另一边尚清华——

………………………想不到了orz阿默交给你了!!…………………………………

【薛瑶肉渣】

*我不记得我差了多少点梗了(咸鱼),之前写的花吐BE的手稿,我又双叒叕弄丢了(生无可恋),算啦写篇肉渣当利息好了_(:_」∠)_
*恶友真的很棒啊我爱他们两个一辈子,ooc,天雷,没有具体时间线/时间截点,有粗口,涣哥哥日常躺枪。诶,将就着看吧

“嘶——薛,薛洋……你他妈慢点啊,哈啊……”

芳菲殿倒是不负这“芳菲”二字,若是有人在此刻推门进去,定是看到一副春色无边的画面。
当然,说了是“若是”,金家所有人都知道,敛芳尊入夜同薛客卿在一起的时候,定是不能扰了的,否则死路一条。
上次有个门生误了时辰去禀告事务后,面色惨白,整个人看上去忽然颓唐了。第二日,敛芳尊便让他回乡了。
后来金小公子也差点进去了,不过在门口的时候就被似乎有所防备的敛芳尊叫住,说有什么要事明日再说。金小公子向来听敛芳尊的话,便回去了,后来无意间提到当时敛芳尊的声音有些不稳,以及与平日清亮声线不符的暗哑。

而芳菲殿内,确实是发生了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金光瑶被放在平日里处理公文的桌子上,两条腿夹着薛洋的腰,不住的喘息,还间杂着一点点哭腔。滑落的衣袍半遮不遮地虚掩住两人行鱼水的地方。
他似是被薛洋折腾得毫无力气,只得双手笼着薛洋,把脸埋在薛洋的脖颈间。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他泄出的一点点声音:“成美……不要了。停下。啊——”
他似是受不住要抑制不住了,于是猛的咬住自己下唇。
“我说过受不了了就叫出来,反正你叫的也不难听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啊啊!哈……不要……啊啊啊!”
长夜漫漫,春色无边。

金光瑶自己也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和薛洋有了这么一层关系。
本来只是互相说几句调戏的话,他们本就身于市井,即使一个成了敛芳尊一个成了客卿,也变不了这个事实。所以在这个表面富丽堂皇的金家,只有他们是真正能够交心的朋友。
但是他们第一次好像是在某次清谈会,薛洋喝了个半醉,见他和蓝曦臣笑语晏晏后,几乎失控地把他按在床上质问他心里是不是蓝曦臣最重要。
他当时还没反应过来,于是并没有很快回答。薛洋就当他默认了,冷笑一声三下五除二地扒了他的衣衫,几乎是带着恨意在干他,毫无温柔可言,他当时疼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但是他太清楚薛洋这个人了,这个时候和他硬扛肯定是杠不过的,于是他倒抽一口凉气后主动环上薛洋,顺毛一般凑到他耳边道:“你别生气——我没有很在乎他。”
“呵,你以为我会信你?”
“不然……唔,你,你别动……好疼——”
“老子不管你之前是不是跟别人上过床,但是以后,你只能有老子一个男人。”
“你他妈太过……薛洋!停啊!呜啊啊……”
薛洋那什么玩意可以说是种马男主的标配大小了,所以第一次金光瑶受了伤。第二日酒醒后薛洋倒是一脸懵地看着点点驳红的床单和几乎昏睡过去、身上明显有欢好痕迹的金光瑶,然后发现自己也光着。
瞬间明了。
金光瑶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难得不出去皮而是异常沉默的薛洋。
“嘶——”
“你……醒了?”
“你?”
“行了昨天晚上是我的错,你要怎样怎样吧。”
“……所以你是真的,对我……”
薛洋闻言深吸一口气,颇为认真地看着他:“老子是真的喜欢你。”
“……好巧。”
“!!!!”薛洋眼睛似乎亮了一下:“真,真的!?”
“管他是不是真的,反正我现在算是你的人了,你能不能对我好一点?”
金光瑶艰难地尝试下床但是发现他做不到。
腰肌劳损的感觉真是令人窒息。
于是他硬是修养了三天,也不知道薛洋到底的用什么理由框过这金家上上下下的。
之后的日子便是意外的平静,他做他的敛芳尊,他做他的薛客卿,只是每周至少三个晚上,薛洋都是宿在芳菲殿的,至于做什么嘛……明眼人都懂了。于是出现了前文“绝对不能打扰敛芳尊和薛客卿的‘大事’”。
金光瑶曾经向薛洋抱怨他简直纵欲过度时,薛洋忽然说了句“听说姑苏蓝氏流传出一种玩法叫天天,你要不要试试?”
金光瑶抖了抖。每周三四次都是纵欲过度了他还想着天天!?于是敛芳尊果断拒绝了。
“小矮子。”
“嗯?”
“你说我们一直这样,该多好。”
“……是啊。”

占tag非常非常非常抱歉!
来啊搞事情啊!!
(为什么忽然诈尸却是发这个ummm……因为我短篇已经码好了呀忽然就不怂了)(欠抽的微笑)
截止到下个星期五我回家好了umm

第一次写漠尚把自己雷死。
通篇ooc了解一下orz
萝卜的背景(?)真好看嘿嘿嘿

【魔道】瑶曦假车

*是好久以前的了ummm不填坑的这辈子都不会填坑的
*没写完就当做假车看看吧
*女装1v1,邪教了解一下√ooc有。现代pa,不出意外应该是在器材室,反正没人过来!而且黑!
ready?

蓝曦臣被逼到了门口。
黑暗中不知道是谁的气息轻轻拍打到脸上,柔柔的,不难受。
手边是层层叠叠的裙摆。
女孩子?
蓝曦臣试图推开却发现那人的力道不容拒绝。
「同学……?」
他皱眉,喊了一声。
「……」
黑暗中那人不回话,只是听到一声轻笑。
熟悉的感觉。
蓝曦臣微楞。
「……阿瑶?」
「啊呀,这么快就被二哥发现了。」
金光瑶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无奈。
「阿瑶这是要干什么,先放开二哥。」
「不放。」
蓝曦臣疑惑,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挑开话题但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作了个大死「阿瑶今天……文学社的赌又输了?女装……」
「二哥这是在嫌弃阿瑶么。」
金光瑶闷闷开口。
「没有……」
金光瑶仿佛很生气地扑在他身上啃他脖子「隔壁班的女生又同你表白了。」
「我没答应……阿瑶……嗯轻点。」
「不行,我的人,就只能是我的!」
「嗯,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蓝曦臣哑然失笑。
然后下一秒他笑不出来了。
「阿瑶,别。」
「嗯?怎么了?」
金光瑶声音还是柔柔的,但是剥衣服的动作不停。
「这里是……器材室啊!」
「没关系,现在不会有人来的。」
「阿瑶!!」
「我在。」
「金光瑶!」
「……嗯。」
蓝曦臣极少这么认真地叫他,除非是真的急了。
比如这次。
声音隐隐染上一丝哭腔,自己却毫不自知。
「二哥……」
「二哥……」
————————————————
好了没了

『couple』

英语老师曾经骂过我。

她问我:“couple是什么意思?”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说:“情……情侣。”
“还有呢?”
“呃……嗯……”
“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东西!翻书!couple是搭档的意思!”
我当时暗搓搓在心里说,couple不就是情侣么,都是搭档了四舍五入不就是情侣么。

然后后来我知道了,couple可以有很多个,但是boyfriend只能有一个。

“我是不是你cp。”
“是呀。”
“……”

抱歉。
我忘记了。
couple还有一个意思,是“搭档”。
搭档可以有很多,但是情侣只能有一个。
抱歉,是我误会了。

可惜,自己明白的太晚了。

深入骨髓之后才发现同一个单词的不同意思可以把自己伤的那么深。

——————————————————
被学校关了七天蜜汁沉淀后的脑洞um
第一次参加老福特的活动默默瑟瑟发抖orz